父亲的艰苦岁月,让我学会成长

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5-05 14:31    浏览量:
      过去乡下的日子并不好过,但总算能勉强劳动着自食其力,还养了不少的鸡,种了自留地,曾经参加批斗过我父亲的部分初二学生,被分在一个乡,经常碰头,不知怎的我对他们总有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隔膜。不可思议的是其中的个别学生还偷过我们知青组的几只鸡,当然这些都是往事了,知青偷鸡摸狗当时在乡下也是常事,并不稀罕。都是给生活逼的。
      那些年父亲也被发配到乡下去劳动改造了。被赶到乡下去的父亲给我最多的财富乃是常常来函告诫我,要我自学着读一些书,读书终究是没错的。在我的记忆中,父亲确实是十分能学习的。
      父亲有几位最要好的朋友,一位是文革前借住在我家的房客,这位房客姓杨,我叫他杨老师,是解放前金陵大学的法学博士,一位是经常到我家来与父亲讲经论学的大王庙里的当家和尚,我叫他荀师傅。这些称谓都是父亲让我这么叫的,父亲不在家的那些日子里,这两位曾经影响过我父亲的人物,也在我很幼小的年龄时教导过我。只是自己当时年龄太小,刚发蒙读书,什么都听不太懂,只觉得他们是最和蔼最善良最睿智的老人,就像自己的父亲一样。
      父亲还让我当过荀师傅的徒儿呢,而大和尚也让我小小的年纪就剃光了头,他写得一手好书法画得一笔好山水,是江南一带很有名望的丹青国手,日语也讲得特别好,父亲说王先生有些可惜了,终究经不起批斗,还俗了,结婚生子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新闻推荐

关注官方微信

Copyright © 2000-2017 杏鑫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辽ICP备13002092号